本攻不受

近期专刷大圣,CP观略不正,极度无节操。
微博“本攻不受”,欢迎勾搭么么哒。

【圣江】心魔-第二章

第二章 
我很是吃了一惊,惊得连手中的桃儿都没有攥住,粉白的桃肉在地上滚了两圈,粘了一层细沙。 

出家人最忌浪费食物,我伸手去捡。谁知大圣毛茸茸的手臂已经先我一步。 

我一边道歉,一边试图接过桃儿:“大圣,小僧来就好。”不料中暑症状尚未缓解,一动身子,就觉得头晕眼花,另只手里的馒头也骨碌碌沙面上滚了一转。 

大圣挑起一侧眉毛看我,直看得我面红耳赤,只能低声不住道歉。 

“哼,小屁孩儿,连个桃儿都握不住。”大圣嗤了一句,更羞的我无地自容,不过我向来固执,羞赧归羞赧,还是继续伸手去够那桃儿。 

 

大圣啧了一声,抬手在后颈处揪了几根猴毛,再送到眼前吹了一吹,顷刻就噗通一下落下两只膝盖高的小猴崽儿。 

这,这果真如传说所言。我惊得忍不住小声感叹。 

大圣撇我一眼,眼里好似有点克制着的自得,再一挥手,凭空变出一只水盆。两只小猴崽儿吱吱几声,一只拿过桃儿搁水盆里细细清洗,另一只一屁股坐下,抱着馒头细细撕掉粘了细沙的面皮。乖巧聪慧的不得了。 

 

我忍不住挪过去,一只手覆在那洗桃小猴的脑袋上,触手温软。小猴崽儿先是一惊,一只耳朵扑棱了一下,我小心翼翼顺毛安抚一阵,它似是很受用,小小的身子蠕动几下,蹭到我脚边,一屁股落在我脚面上,倚着我的膝盖,毛乎乎的小爪儿举起干干净净的桃儿。 

我笑眯眯接过桃儿,对着它湿润润的黑眼睛道:“真乖,多谢。” 

它精乖的很,一听我夸它,立马窜到同伴身边,夺了它的馒头便往我手里塞。 

被抢的猴崽儿看着有些憨厚,呆愣愣坐着,大约还没反应过来。我探过身去,握住它的小毛爪儿晃了几晃,也道了声谢。 

 

一旁的大圣咳了一声,我转身看他,他却背对着我,双臂撑在脑后吹口哨。 

我于是又对他赞叹道:“大圣果真法力无边,小僧佩服。” 

他从鼻子里嗯了一声,我听他吹哨的调子,却好似轻快了不少。 

 

两只小猴崽看起来尚年幼得很,闹腾了没多会儿,便扑在我怀里乎乎大睡。我一下下抚着它们的绒毛,有些忧心:“大漠戈壁,气候恶劣,带着它们可如何是好?” 

大圣倒是不在意的很:“待会一个移形法术,送回花果山便是。” 

“送回?它们不是法术幻化而成的?”我有些诧异。 

大圣一挥手,片刻后手里多了样物件,我定睛一看,竟是我胸前佩着的念珠。 

“哪有什么凭空变出的东西?不过是隔空取物。”说完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法术高者,千万里外取物,待俺老孙取了西天的菩提念珠给你。”说罢又准备挥手施法。 

 

我顾不得礼节,抬手挡住他的手,郑重问道:“方才的食物和水,可也是隔空取物?” 

大圣应了一声,颇有些遗憾道:“长安集市的桃儿味道一般,不过馒头倒还能吃。” 

我只觉一阵热气涌上脑门,气愤道:“此等行径,与偷盗有何异?小僧,小僧断不能受此不义之物。”说罢,将吃了一半的桃儿和馒头递过去,想了想,又摸出两个铜板。 

 

再看大圣的表情,像是很惊诧,随后脸上又是气愤的神情。 

 

他一把打落我手里的东西,再一挥手,身边的戈壁也一并消失,烈日直接晒过来,耳边是他气恼的声音:“这戈壁也是我从百里外移动至此,若没有我这些偷盗来的东西,你早就一命呜呼了,还谈什么西行取经?若没有俺老孙护你,你哪能有命走到那劳什子天竺!”


他表情凶狠,尖利的犬齿亮出来,一双方才还带着笑意的眼睛,此刻也是恶狠狠的瞪着。周身更是聚起一阵气旋,卷着黄沙肆虐起来,便是大漠突起的狂风也不及它气魄。
原来这才是当年大闹天宫,大败天兵的齐天大圣,着实慑人的很。
我在这威压下只觉着胸更闷气更短,两只猴崽儿更是惊的吱哇乱叫,我勉强睁开眼,揽它们在怀中,不知何处来的胆量,迎上大圣的怒气,大声朝他嚷道:“小僧乃佛门弟子,断不做贪生怕死损人利己之徒,便是死了,大圣也不必去管!”
我拼着一股邪门的勇气嗷嗷一顿吼,吼完才意识到自个儿紧张的连指尖都在颤抖。我这才后知后怕地抬眼去看大圣,只怕更加惹怒他,一金箍棒送我去见佛祖。
果然,四周的风沙更烈。大圣冷笑一声,我不由得缩缩肩膀,只见他从右耳中扯出那神器金箍棒,金色的亮光耀得我眼晕。
阿弥陀佛,我念着佛号,心脏几乎都快停止跳动。

等了片刻,迟迟不见落下,我睁眼去瞧,大圣嗤笑一声,举着金箍棒朝我挥来。
这次我却没再闭眼,不想在最后关头再被他耻笑了去。
那金光闪闪的大棒点了两下,竟直冲我衣襟而来,我尚未反应过来,便被它挑起。大圣将我举过头顶,邪笑道:“俺老孙要管便管到底,可由不得你。”说罢,悠哉哉晃了晃金箍棒。
我被吊着,又晕又怕。不知怎的,却硬拼着一口气不向他示弱。


大圣也不急,伸手“变”出只水灵灵的桃儿,一口一口咬着,小猴崽儿在下头急得直窜,伸长的小爪儿想去够我。
果然是只蛮横任性的猿猴,师傅一点没说错。我咬咬牙,不去看他,静下心来念诵经书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诵完好几卷经,终于听见下头传来气急败坏的一声吼:“小秃驴,算你狠!俺老孙的脑仁儿都要炸了!”
我口中诵经不停,只低垂了眼帘看他。
他恶狠狠朝我呲牙,我却觉着甚是虚张声势,颇有点面恶心软的意味。
过了半晌,他狠狠挠了挠头顶的乱毛,泄气般地垂了肩膀,口中念了句咒语,金箍棒便慢慢缩小,他再一抬手,一朵云彩飘到我身下,我也慢悠悠落地。


小猴崽儿蹦跳着过来,那只机灵点儿的更是捡起方才被打落的两枚铜板,小心翼翼递给大圣。
大圣低头瞅两眼,再扭过头去,一挥手,铜板消失不见。
“铜板,送给店家了。”一开口,颇有些认命的无力感。
我见他尾巴都耷拉下来,终于忍不住笑出声。
他猛地弯腰凑到我面前,气急败坏地吼:“这下满意了吧?啊?满意了吧!”

 


 谢谢大家的喜欢,第一次写同人文,还是希望能坚持把自个儿的脑洞写出来,你爽我爽大家爽*\(^o^)/* 更新时间不定,争取三天一更的频率(/ω\)

评论(1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