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攻不受

近期专刷大圣,CP观略不正,极度无节操。
微博“本攻不受”,欢迎勾搭么么哒。

【圣江】心魔-第三章

第三章

白龙君风骚出场,手贱不小心删掉文章了( ▼-▼ ),重发。

大圣说佛祖命他护我西行取经,我细细思量,猜测佛祖意在考验我的决心。传说齐天大圣一个筋斗云便是十万八千里,天竺纵使路途漫漫,也不过几个筋斗云的功夫。

休息了许久,我体力恢复,于是同大圣说:“此行纵使千难万阻,小僧也不想借大圣的筋斗云之力,大圣不必同小僧一道受此磨难,小僧定会向佛祖念经解释。”

不料大圣听了,竟是一脸早知如此的神情,挥手将那两只猴崽儿送走,再利落地起身,漫不经心道:“想你这榆木脑袋也做不出这等投机取巧的事,便是不用筋斗云,俺老孙定能保你平安西去。”

我愣了一愣,还欲开口,就见大圣略不耐烦地皱眉道:“知道知道,隔空取物的法术也不用,左一个要求,又一个禁令的,当真和尚都烦人的很,磨磨唧唧作甚,还不赶紧跟上。”

说罢,夺了我的行囊便往前走去,此时正值落日之际,大漠黄沙连天,一轮红日停在天边,他大步潇洒,颇有传说中的齐天气魄。

我忍了忍,终于憋不住开口叫住他:“大圣,你,走反了,路在这边。”

大圣脚步骤停,却未转身,停了片刻,方才抬手挠了挠后脖:“你懂什么?俺这是探探此处有无妖怪。”

 

我们行了许久,天色渐晚,却还是没有见到村庄的影子,大约是方才休息时间过久,耽误了行程。

以往也偶有几次露营,大漠夜晚极冷,我有些忧心,行囊中只一张棉毯,看大圣又穿的很是清凉,只怕今晚要难捱的很。

出家人修行便是以苦为乐,我紧了紧身上的禅衣,思忖着怎样才能将棉毯留给大圣去盖。

我正绞尽脑汁想着,大圣停了脚步,抬头瞧了瞧天色,挠挠脑门道:“这速度,便是龟爬都不及,筋斗云不让用,坐骑总不算犯规吧?”

我点点头,想了片刻又提醒他:“法术偷来的马儿也不行。”

大圣冲我一撇嘴,不耐烦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说话比念经都烦人。”说完,闭眼念了个诀。

我正欲开口问他,就见远处风沙滚滚,漫天的黄沙遮天蔽日,不多会儿又是一阵骇人的啸声传来,地面上蛇蝎四下乱窜。

我被大圣护在身前,虽然没被风沙吹到,却也着实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。

那啸声越来越近,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也渐渐从飞沙走石中腾空而至。我定睛一看,竟是一条巨大威武的白龙。

那白龙飞至我们面前,一边扑哧哧喷气,一面四脚着地晃着尾巴转了两圈,一双斗大的金色眼珠直勾勾望过来,看起来心情不甚愉悦。

大圣拽着我后退两步,大约觉着我浑身轻颤,略带安抚地按着我肩膀:“不过是一只小白龙,俺在你身后,你怕什么?”

再朝那白龙扬声说道:“靠这么近做什么?一嘴的鱼腥味,熏着俺老孙了。”

白龙听了,双眼瞪的更大,呲牙打了个更不爽的响鼻,我只觉脚底的地面都在震动,不由得更向大圣靠了靠。一阵细沙被风卷到面前,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大圣似乎还嫌不过瘾,又出口伤龙道:“动静不能小点?带了一身的沙子过来,不嫌腌臜?”

我几乎不敢去看白龙的脸,只能用后肘碰碰大圣,示意他适可而止。再鼓足勇气朝白龙合掌问好:“小僧玄奘,见过白龙施主。”

大圣鼻腔里重重哼了一声,白龙垂首盯了我半晌,瓮声笑了一笑,半腾起来,一阵强风围着他盘旋,风沙散尽后,巨龙消失不见,一个身着华服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迎风而立,说不出的好看贵气。

虽是白龙幻化而成,他却斯文有礼的很,朝我做了作了个揖,温声道:“在下敖烈,西海龙三太子。方才多有冒犯,望小师傅见谅。”说罢,从怀里摸出一只瓷瓶递给我:“此乃龙宫海水所制精华,一滴便可全身去浊,就当在下对小师傅赔个不是。”

我连声道谢后郑重接下了,大圣斜着眼睛去暼敖烈公子,嗤笑道:“你这一身的腥臭,怕是一瓶都不够吧?”

敖烈公子当真是修养极佳,面色不改开口:“大圣此番叫在下来此有何指教?”  

大圣一指我:“送他去天竺。”   

敖烈公子听了,爽快应道:“在下乐意之至。”言罢,整了整衣领,扶了扶腰带,再一阵金光闪现,顷刻间就化成白龙,油光水滑的雪白龙身凑到我身前就示意我上去,我还未动,他又歪脑袋想了想,变出一条纯白的绸缎覆在脊背上。

“龙还真都是穷讲究爱炫耀的毛病。”大圣冷不丁嘲讽起来,“速速变马。”

敖烈公子听了,即便是一张龙脸上,也显出了一些不情愿的模样,声音也比方才高了许多:“那得走到猴年马月?猴子,你休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

我看了他两眼,龙身威风霸气,就连龙须都光滑细致,若是强迫着变成马,路途漫漫,千难万险,也着实不厚道了些。

“哦?”大圣慢悠悠朝他道:“这和尚法名玄奘不假,可还有个俗家名字江流儿。”

我正疑惑为何大圣知晓我乳名,却见敖烈公子面上犹疑不决,望向我的眼神也有些闪烁。

大圣继续漫不经心道:“说起来,悬空寺底下的故人,俺也许久未去拜访,不如趁此机会同你一道去见见?”

也不知大圣口中的故人是谁,敖烈公子听了,却顷刻间脸色一变,终于不甘愿地喷了一口气:“猴子你休要去扰他,我随你们去便是。”

大圣一时心满意足,催促道:“还不快变,夜深之前须寻个村落投宿。”

我过意不去,对敖烈公子道了好几声谢,大圣扯了我过去:“这白龙应当的,不用跟他客气。”

敖烈公子看我一眼,颔首道:“小师傅不必介怀,在下理当护送小师傅西行,此中缘由——”

他正欲往下细说,就被大圣冷不丁扯住了龙须:“啰嗦什么?还不快变!”

 

敖烈公子将大圣晃开,转身就化作一匹白马,真如大圣所言,龙族极其考究,这匹马浑身上下无一丝杂毛,便是天边的白云也不及他皎洁,马鞍马具也是极其精细,硕大的珍珠和宝石流光溢彩。

敖烈公子前蹄轻巧地踏了几下,朝我一回首:“小师傅可还满意?”

我见他眼神光彩夺目,像是极其满意的样子,只能犹犹豫豫开口道:“极好,只是小僧一路须化斋,这,这珠玉宝石着实不妥。”

敖烈公子仿佛受了不小的打击,无精打采地甩了甩尾巴,过了许久,才一阵云雾,将这些马具换成了常见的材质。我见他这回的云雾都隐隐透着些灰色,当真是心情沮丧到了极点。

我心下颇愧疚,翻身上马后,弯腰贴着他的耳尖郑重又道了欠。他抖抖耳朵,闷声道:“无妨,小师傅坐稳便好。”

我扶稳缰绳,看见大圣走在前头一米开外处,姿态随性散漫的很,时而挠挠脖颈,时而捡块碎石抛两抛,遇着一两只爬虫,也总要呲牙吓一吓。

奇怪,心里头却踏实的很。

我抬头看看月亮,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多谢佛祖派大圣相助。”


写敖烈的时候,我脑中全是《如意蛋》里头的青龙浮离,风骚到极致,却又是翩翩君子的好性情。大风刮过是我最爱的作者,在这里表个白。

评论(5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