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攻不受

近期专刷大圣,CP观略不正,极度无节操。
微博“本攻不受”,欢迎勾搭么么哒。

【圣江】心魔-第四章

第四章

大约因为是龙族的缘故,敖烈公子化为白马之后,脚程比寻常良马都快了许多,不出一个时辰,我们就行到了一座村庄处。

大圣停下脚步扶我下马,我这时才发现,他不知何时换了一身衣裳,寻常的土黄色麻布短衫和青色长裤,少了一身意气风发的战甲,未显半分颓废,却多了些让人心更安的东西。

村子不大,放眼望去不过十几户人家,边陲小镇村民大多热情好客的很,一路走来,我受了不少照拂。这处村民果然也如此,一位少年施主见我们旅途疲乏,忙领着我们去客栈投宿。

村中客栈多是村民自家院中辟出几间客房,我们到了客栈,见屋外门框张灯结彩。一问之下果然是将有喜事,主人家心善向佛,忙碌之中还是为我们备好了客房。临出门时憨厚地笑笑:“小女明日成婚,还劳烦长老帮忙念经祈福。”

我点头应了,洗净双手后便专心为她念经。大圣翘着二郎腿听了一阵,许是觉得无趣,说一句“俺去马厩喂喂小白龙”便翻身跳出了窗。

 

经书反复念了许多遍,大圣还未回屋,我铺好床铺,靠着床角睡下。也不知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睁开眼,见床头映出了一个影子,我抬头望去,大圣倚着窗框,踏着窗台,抱臂坐着,正仰着脑袋看夜空。

我本想继续入睡,却整个人不听使唤起来,莫名其妙就坐起身来,对大圣说道:“听惯了丛林里的声音,现在都睡不着了。”开口竟是个小男孩的声音,我低头看去,小小的手脚,小小的身体,不过七八岁的年纪。

原来是梦,还是个清明梦。我意识尚在,梦却不止。

大圣朝我的方向转头看了一眼:“你这才几天啊,俺才睡不着呢。”

我又继续不受控制地回道:“是啊。大圣,等我找到师傅,傻丫头也回家之后,大圣你去哪里?”

“花果山。”

“花果山!我听戏文里头讲过,花果山福地洞天,桃子都有碗那么大呢!”

“戏文里头讲的你也信?”

“哦。”

“其实,有脸盆那么大呢。”

“哇!大圣大圣,你说,我念经的时候,佛祖能听见吗?”

“听见,能听见,那老头儿最爱管闲事了。”

“大圣等我送傻丫头回家,一定每天念经,这样的话,就能请求佛祖将大圣的法力变回来了。”

“你这小屁孩。”

过了片刻,梦中场景又有变化,我背着个小女娃在跑,后头跟了一群青面獠牙的山妖,躲进一处山洞,被大圣所救。

不多时又梦见腾空而飞的敖烈公子,一个自称天蓬元帅的猪妖。一个个片段不停闪现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终于猛地惊醒。

 

“怎么?睡不着?”大圣的声音突然传来,我顺着声音望去,见他不知何时回了房间,此刻正椅坐在窗台上,黄衫长裤,竟是同梦中相同的模样。

我怔愣了一阵,一瞬间有些恍惚。

大圣一个跃起跳到我面前,眼神有些担忧:“怎么傻愣着?”

我方才回过神来,回道:“刚做了个梦。”

“真是没用,一个噩梦就吓成这样。”大圣听了,挑起一侧眉毛,很是不屑的表情,“有俺在,你怕什么?”说完就又纵身跃上窗台。

我坐起身,梦里的景象还是历历在目,就仿佛亲身经历一般。

“不是噩梦。”我对他讲,“是个很好的梦。”

大圣抛了抛手中的石子:“梦见去到西天见了佛祖?”

我抬头顺着他的目光向窗外望去,明月高悬,夜色正浓,偶有两声虫鸣。月光洒在他红棕色的毛发上,无端生出些寂寞的感觉。

“梦里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遇见了大圣你。”我朝他笑笑,“我调皮的很,围着你团团转,你被我烦的不行,却还是将我带在身边。”

大圣手顿了顿,扭头看了我一眼,漫不经心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梦。俺老孙最讨厌小屁孩了。”

我问他:“后来呢?后来如何了?”

他嗤笑一声:“梦里的东西你还当真了?”

我犹不死心,认真追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大圣定定望住我,似在观察我的表情,我于是同他说:“以前听师父讲,许多高僧担着弘法的使命,一世,两世,许多世都是如此,有些带了前世的记忆,是佛祖加持的大智慧。方才那个,不像是梦,倒像是前世的记忆。”

“你记起了多少?”大圣这般问我,便是默认了我的猜测。

我闭眼尽力回想,回道:“我们出了山,投宿一户村民家,之后便不知了。大圣,后来如何?”

“都是上辈子的事儿,你纠结它作甚?”大圣一抬手,将石子投出窗外,再拍拍手朝我说,“夜深了,快睡吧。”

我点点头,扯了被子躺下盖好。躺了半晌,忍不住问:“大圣,佛祖命你护我西行,还有敖烈公子助我,可都是因为前世因缘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“大圣,这一世,小僧可比上一世稳重许多了吧?”

“哼。”大圣语气很是鄙视,“稳重有何用?还不是一样的榆木脑袋?”

我笑了笑,终于抵不住困意,模模糊糊吐出一句:“大圣,遇见你真好,上一世,这一世,真好。”

过了片刻,朦胧中依稀听见大圣嗤了一句:“傻瓜。”

 

第二日天还未亮,便听见院子里人声嘈杂,平常百姓的操办婚事果然热情的很,竟是比我做早课都早了不少时候。

我同大圣洗漱完毕,便准备同主人家告辞,谁知主人家热心的不得了,硬留了我们观礼,还特意备下了一些素斋。我们推辞不得,只能寻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。

听说新郎家在邻县的村中,隔了半天的路程,因而正午前花轿便要接了新娘出发。等了没多久,接亲的车队就到了,我穿过人群瞧了一眼,新郎是个长相精神的年轻儿郎,笑呵呵地向主人夫妇作揖问好。

不多时,喜婆领了新娘出房间,一对新人比肩站着,正要对新娘父母行礼问安。我攥着念珠,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。

此时,大圣却突然“啧”了一声,我疑惑地朝他望去,只见他神情戒备,不知见着了何物。

果然,片刻之后,“轰隆”一声传来,听着像是院门被大力撞开,外层的宾客慌慌张张惊叫起来。

大圣起身张开一只手臂护在我身前,我朝外看去,只见一个高大肥胖的身影从人群中杀将出来,仔细看了,面目却是一张猪脸,我想起梦中的情形,小声惊呼:“天蓬元帅?”

大圣哼一声:“不错,正是那只猪。”

“他来此处作甚?”

“定是闻着宴席的味儿过来偷吃。”大圣很是笃定。

 

然而,天蓬元帅举着钉耙一头栽进厅内,却对满桌菜肴视而不见,只朝堂上坐着的新娘父母抱拳道:“小婿来迟了,望岳父岳母大人见谅。”

他话说完,先是一阵寂寞,随后,新娘“哇”地一声嚎哭起来,众人方才反应过来,新郎撸了袖子,新娘母亲一边抹眼泪面直呼“妖怪!”,村民也都严正以待。

天蓬元帅吭哧两声,举起钉耙挥舞两下,再狠狠落地,硬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。一时间,男子们被唬得不敢上前,女眷们更是哭的直抽噎。

我扯扯大圣衣袖,大圣不耐烦地轻声说道:“不急不急,待俺看看这猪作何花样?”

天蓬元帅威慑住众人后,清清嗓子开口:“本帅与翠兰一见钟情,岳父能高高兴兴送她嫁我最好,不然,便是用抢的,本帅也奉陪到底。”

 

听到此处,大圣竟还是毫无动静,我终于忍不住,出手狠命推了他一把。

大圣一时没有站稳,跌跌撞撞直冲出人群,天蓬元帅见到他,瞪大了一双眼睛。

大圣稳住脚步,扭头朝我的方向呲了呲牙,再朝天蓬元帅问了个好:“多年不见,猪也学会抢亲了?”

“你!你!”天蓬元帅气红了一张脸,却没敢再呛声,方才的恶霸气焰也一下子短了下去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我默念一声佛号。过了不知多少年,天蓬元帅还是如此惧怕大圣。我再抬头看看天色,大圣出马,新娘大约尚能赶得上吉时出发。
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