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攻不受

近期专刷大圣,CP观略不正,极度无节操。
微博“本攻不受”,欢迎勾搭么么哒。

【圣江】心魔-第六章

第六章


护短狂魔的宝座,白龙君和大圣都在努力争抢哟嘿。


天蓬元帅要与我一道去天竺,我同他解释了许多遍,西天乃佛陀净土,断不会有待嫁的美娇娘等着他。

他却吭哧吭哧回一句:“没有也罢,本帅恰好无事可做,去西天走一遭权当疗疗心伤。”说完,看了我两眼,又想起什么似的说,“小师父你跟本帅也算有缘,上辈子没能送你回家,现下总该好好送你去西天。”再用肥硕的肩膀拱拱大圣,嬉皮笑脸道:“是吧,猴子?”

大圣皱皱眉毛没搭理他,脸色突然间阴沉下来,天蓬元帅又凑近两步,大圣干脆一个筋斗翻出十余米,远远在前头走着。

这时,一直在我身下默默无语的敖烈公子有点无奈地开口:“哎,天蓬兄,你又何必哪壶不开提哪壶?”

我疑惑地朝敖烈公子看过去,不知道所指何事,他金色的眸子眨了一眨,半晌,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本帅有何不敢提的。”天蓬元帅擦擦鼻尖,“那猴子自己没用,不能护得小师父周全,为何本帅还不提了?”

我大约猜到他们是在谈论我前世之事,如此听来,想必不是大好的结局。

“天蓬元帅,可否告知小僧前世结果如何?”

天蓬元帅面上有些诧异:“小师父你不记得了?”

我老实回道:“不全记得,客栈以后的事情便不知了。”

“当年小师父你被混沌那厮所杀,猴子没能拦住。”天蓬元帅往大圣的方向瞅了瞅,小声嘀咕道,“你方才也看见猴子那副别扭样子了,他是气他自个儿没本事,本帅也说嘛,区区一只肉虫他都敌不过,也忒没用。”

敖烈公子鼻子狠狠打了个喷嚏,抬起后腿就踢,天蓬元帅堪堪躲过,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:“阿白你也忒护短,说都说不得么?当年他混沌做的事儿也确实不光彩,害的咱小师父死的那么凄惨。”

我安抚地摸一摸敖烈公子皮毛柔滑的脖颈,轻轻笑了笑:“这大约是小僧前世的劫数,怪不得别人。也是前世的因,让小僧能得各位施主相助,想必也都是佛祖的加持。”

天蓬元帅重重哼一声,不悦道:“跟佛祖有何干系?本帅是见义勇为,白龙这是为他家那不省事的那位赔罪,至于猴子,没能保你前世平安,憋了几十年的火,如今还不好好大干一场?”

“可是,大圣初见我时,说的是佛祖命他前来。”

天蓬元帅挖挖鼻孔,斜眼瞅我:“被五行山压了五百年,他都没认个错,佛祖一句话就能打发他西天取经了?那臭猴子八成是死要面子不好意思直说。”

 

我这时才觉察出一些异样,又疑惑地一眼敖烈公子,他前蹄不安地踏了两下,方才垂首轻声道:“天蓬兄说的没错,的确与佛祖无关。混沌便是前世杀你之人,在下理应为他赎罪,只因他与在下关系非同一般。”

“不就是你家姘头么。”天蓬元帅嘀咕了一句。我有些吃惊地咦了一声,梦中的混沌,可明明是个男子。

敖烈公子语气鄙视道:“粗俗。”再朝我歪了歪脑袋,眼神竟然有些羞涩,“小师父莫惊讶,在下与他的关系,便如同寻常夫妻一般。”见我还是有些怔愣,不禁开口:“小师父可是觉得我与他同为男子,又仙妖有别,乃是大不道?”

我被他看穿心中所想,不知为何,竟有些心虚脸热,高家小姐与狐妖一事,实在令我感悟颇深,我原本坚信人妖殊途,善恶是非自有对错,如今却心生迷茫,错的未必就是恶,就好比高小姐与狐妖相恋,必然是错,可她至死不渝生死相守,便是凡间的寻常夫妇也未必能做到,又怎能说这是恶?

大约是我面上表情太过纠结,敖烈公子叹口气,宽慰道:“是在下唐突了,小师父一心向佛,不认同此种行为,也是情理之中。”说完,眼神飘向来时的方向,我看着他的眼神,同高小姐一模一样。

我朝他摇摇头:“小僧只是有些困惑,为何执着于明知不对的人,敖烈公子你是,高小姐也是。”

“在下翱长空,潜深海,一日便可看尽凡间万物。”敖烈公子深深看我一眼,“可世界之大,千百年来也只遇见了一个他,既然遇见了,便如何也不能放手。小师父你未曾经历过,可能不知,但他便是在下心中的西天,这种念头与小师父你并无甚分别,同样都是执念罢了。”

我张口想反驳,却发现不知从何说起,敖烈公子不愧是天界龙族的太子,讲的一番话,即使是歪理,我竟也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

可我又很是沮丧,我学了十几年佛法,可却在关键时刻连这样歪曲佛法的话都反驳不了,即便取得真经以后,又如何回大唐将它弘扬光大?

我坐在马背上低头沉思了许久,一直到太阳当空的正午,大圣掏出馒头唤我吃饭,我都还是恹恹的。

大圣拽着我下马坐下,将馒头扔给我,自己再盘腿坐下,看着我漫不经心道:“白龙他活了千百年,什么话加上千百年,歪理也成了真理。他守着他的混沌,你向着你的佛祖,本就是不相干的事儿。”

我听出他是在安慰我,心里顿觉轻松不少,扯扯嘴角笑了笑:“有了大圣这番安慰,小僧心中舒畅不少。”

“你哪只耳朵听见俺在安慰你了?”大圣挠挠脖颈,瞪大了眼睛,“俺老孙不过是看白龙不爽罢了,小秃驴你莫要自作多情。”

我好笑地点点头,低头咬了一口馒头,放了半天的冷馒头,吃着有点干,我正努力咀嚼,就见眼前多了一只水灵灵的桃儿。

大圣将桃儿塞进我手中:“俺花果山的桃儿,不偷不抢,快吃。”

我接过来闻了闻:“真香,比长安城的桃儿还要香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俺老孙呆的地儿,那是长安能比的?”

“大圣,之前那两只小猴,能再让小僧看一看么?”

“你这小秃驴,怎么这么多事儿!”说是这么说,不多会儿,两只圆滚滚的小猴崽儿就嘭的出现了,挂在他的胳膊上吱吱叫唤,很是兴奋的模样。

我忙伸手抱到怀中,它们俩还记得我,毛茸茸的小脸扑进我胸口蹭了几蹭。我一面揉着它俩,一面对大圣说了声“多谢。”

大圣自己取了只桃儿,咬着桃儿含含糊糊哼了一声。

天蓬元帅腆着脸凑到他面前:“大圣,嘿嘿,本帅心情也不好,也想要吃桃儿。”

大圣撇他一眼,一挥手,又是两只猴崽儿落下来,坏笑两声道:“桃儿没有,小猴崽儿多得是。”

天蓬元帅抓起钉耙就想要追过去,一抬手,却被猴崽儿叽叽喳喳地缠住,一时间很是狼狈。

 

敖烈公子见四下无人,晃晃脑袋,摇身一变,依旧是俊美无俦的人形模样,理理衣衫后姿态优雅地坐在我身边,我去看他,不知何时身下垫了一块流光溢彩的锦缎,手里也握着一杯酒。拱手喝了两口,想了想,又变出一杯送到我面前。

我急忙摇头,他便悠悠然收回手,慢悠悠道:“在下走遍三界,要论最和自己过不去的人,当属出家人,有酒不喝,有肉不吃,有美人不爱,当真是全同自己作对。”

我还未开口,就听大圣口气很是不悦地插进来:“要说同自己过不去,还真无人能与三太子相论,天上地下,偏偏寻了个最不省心的人,犯天条,抽龙筋,全是自找的,偏偏听说至今都还热脸贴着冷屁股。”

“你!”敖烈公子听罢,气的脸色青青白白变了几遭,却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大圣挑着眉毛看他,很是自得地表情,如此欣赏了半晌,才转头对我道:“你听他讲什么大道理,自己还一滩浑水趟不过。”

敖烈公子深深运了一口气,终于脸色正常了些,一甩广袖,怒道:“方才老猪说在下护短,依在下看来,大圣你才是真真正正的护短!”

一旁的天蓬元帅一面躲着两只胡闹的小猴崽儿,一面不忘应和着:“阿白你现在才知道啊?他这是老毛病了,当年小师父惊动了你,他这厮不怪小师父,偏偏拿本帅出气。哎,猴子,你有本事跟咱小师父凶一个啊!”

大圣一个箭步冲过去,拧着天蓬元帅的大耳朵就使劲,天蓬元帅于是嚎的更加震天响:“被本帅说中恼羞成怒了啊这是!”

 

另两只小猴崽儿也蹿到我身边,四只一起攀着我的肩膀,小脑袋凑在一起,聚精会神地瞧着热闹。我摸一把其中一只的脑袋:“你家大圣真是个好人。”

小猴崽儿站起身,叽叽两声。

不远处的大圣手上动作顿了一下,松了天蓬元帅的耳朵,快走几步跑远了,留下一声:“俺去探路。”

 

天蓬元帅摸摸被拽的通红的耳朵,小声嘀咕:“哟,还害羞了。”


 然而窝还是木有想到该如何让三师弟出场( ▼-▼ )

评论(4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