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攻不受

近期专刷大圣,CP观略不正,极度无节操。
微博“本攻不受”,欢迎勾搭么么哒。

【圣江】心魔-第七章

第七章

三师弟的出场方式,灵感来自我YD的闺蜜,洗澡被看光光,啧啧,恶趣味,然而我喜。

 

我们行至一处村子,村长听说我们要往西去,白眉毛几乎皱上天去,颤抖着双手直冲我们摇,一问之下,方知村口西面的流沙河中近日来出了个了不得的妖怪,滚滚河水已经卷走了一伙旅人,全都是正值壮年的男子,村民们只得挖了几口井吃水,万不得已要出村西去也是宁可多绕几天的山道。

我们这一行人,除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且从未见过妖怪的出家人,其余皆是天庭赫赫战将,自然是不将这占河为王的妖怪放在眼中。

用敖烈公子的话说:“但凡是水里头的东西,不管何方神圣,总是要恭恭敬敬称在下一句殿下的,小师父你大可放心。”再瞟一眼大圣手中的金箍棒,幽幽道,“再者,抢了龙宫定海神针的齐天大圣也在此,断不能让一只河妖逞了威风。”

我看一眼大圣,他神情自在的很,握了只桃儿慢悠悠在啃,见我看他,伸手拍一下我的肩膀,不耐烦道:“天色不早了,除了那妖怪,还得回村借宿一宿。”

村长听说我们要去除妖,忧心忡忡就要阻拦,我颇费了一番口舌,才让这位老人家不情愿地为我们指了路。

 

临行前,村长拽了我的衣袖语重心长劝道:“小长老,老朽看你斯文的很,打打杀杀的就莫要跟过去了。”

我却不敢不去,这三位都是法力高强的神仙,那河妖虽然作恶,却也不至于被一棒打死,若我能用佛法劝他悔过自新、回头是岸自是最好。

 

流沙河离村子近的很,我们行了一盏茶时间,便听见水声汩汩,往前方看去,只见一条宽三尺有余的大河横跨眼前,水流倒是很平缓,两岸生长着近一人高的芦苇,景色很是优美。

天蓬元帅举了钉耙走前最前头,跃跃欲试道:“方才村长说被卷走的都是壮年男子,依本帅看,肯定是只吸人精气的貌美女妖,你们都退后,交给本帅料理就成,嘿嘿。”

我听的红了一张脸,念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天蓬元帅此人,也忒不正经了一些。

大圣耳朵动了动,约是在探查周围环境,片刻后,抬手指了指前方一处芦苇丛较为密集的地方,天蓬元帅会意,嘿嘿笑了两声就悄悄挪过去。

我被大圣扯着衣袖领过去,敖烈公子恢复了人形,一面把玩着手里的玉佩,一面悠哉哉跟在最后。

走近那处,听得一阵水声,想是那河妖所在之处,我禁不住有些紧张,憋了一口气小心翼翼迈步。

终于,天蓬元帅率先一步迈过去,伸手去拨芦苇杆,我听见他先是大声抽了一口气,再是狠狠咽口水的咕咚声。

难道是个天蓬元帅都感到棘手的厉害妖怪?我忍不住凑近两步去看。

却见河水中央立了一个人,正背对我们而立,一截白玉般的后背和一头乌黑的长发晃得我眼晕,我忙不迭就闭了双眼,口中连道了好几声:“非礼勿视,阿弥陀佛”。

 

我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,就连大气都不敢喘,只听大圣在我耳边嗤笑道:“雌雄不分的小秃驴,睁眼吧。”

我还未有所反应,就听天蓬元帅扯了嗓门吼起来:“什么?这么个好身段竟然是个公的?”

我也略有些吃惊,原来是个男妖,即同为男子,也就无需忌讳了,我睁开眼睛就朝他的方向看去。

我们这边动静不小,那妖怪听了,却很是淡定,慢悠悠撩了一捧水在肩头。

天蓬元帅粗声粗气嚷起来:“何方妖孽,遮遮掩掩做什么?天蓬元帅在此,还不乖乖伏罪?”

水里的妖怪手上动作稍停,随后慢慢侧身转过脸来。

就连我这断了七情六欲的出家人都有片刻的失神,那张脸,说不出的好看,便是曾去寺中祈福的公主皇妃们,都不及他半分颜色。

他面上无甚表情,就这么一语不发地望着我们,天蓬元帅噗嗤噗嗤喘口气,自暴自弃般低吼出声:“不管了,便是个男妖,本帅也要定了!”说完,耸了耸肩膀就欲冲上前去。

我从怔愣中回过神来,忙伸手去拦:“天蓬施主,纵然他是妖,也断不能强抢。”

天蓬施主红了一双眼睛,胸脯不住起伏,一副急迫到不行的模样,我知道他好色的本性又显露出来,只能使劲拽住他,劝他不可冲动。

“小师父你六根清净不明白,可你看他那张狐媚的脸,分明是个吸人精气的妖精。凡夫俗子那点精气哪够,本帅抢了他,还是助他修行!”天蓬元帅真真是急红了眼,浑话越说越不成体统。

可再看那妖怪,依旧呆愣愣在水中立着,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仿佛说的与他无关。

我一愣神,天蓬元帅趁机挣脱开来,一个箭步就冲过去。

不知为何,我竟未那素未谋面的妖怪捏了一把冷汗,情不自禁一声“小心!”脱口而出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天蓬元帅还未到他面前,他从水面下抬起一只手,悬空划了几下,我只看见一阵金光闪过,随后天蓬元帅“嗷”一嗓子,竟是不知何时被狠狠甩到了一边。

这时,一直站在我身侧的大圣这才略带些幸灾乐祸道:“要你这猪眼有何用?自家昔日同僚都认不出。”

天蓬元帅大约是被摔狠了,趴在地上无法动弹,只颤颤巍巍抬起脸来,一双瞪圆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与疑惑。大圣遂耐心解释道:“俺火眼精睛也看不出他原形来,刚才他使的又是天兵天将那劳什子招数,可不是你天蓬元帅的旧部下?”

天蓬元帅脸色青青白白变了一遭,凶巴巴盯住妖怪叫起来:“天兵天将何时有这种娘们似的脸?”

敖烈公子手笼在广袖中,笑得优雅:“天蓬兄此言差矣,模样再标致,身手倒是利落果断的很,想必昔日在天庭,也是一员猛将。”说完,凤眼微微眯起来,拱手作了个揖,朗声问道,“在下西海龙三敖烈,不知阁下尊姓大名。”

敖烈公子这边礼数周全,那妖怪却不感兴趣的很,只稍稍抬了抬眼皮,却是直勾勾向我看来,那双眼睛虽是美的不像话,但是看着雾沉沉的,死水一般。

看了片刻后,他一字一顿开口道:“和尚,我要了。” 语速极慢,语调不带丝毫起伏,听着颇有些瘆人。

大圣听了,呲牙嗤笑道:“凭你,就敢在你孙爷爷面前放肆。”说罢,将我塞到敖烈公子身前,提了金箍棒就欲上前。

 

我还是初次见大圣上阵迎敌,金箍棒带出一阵耀眼的金光,那身形说不出的威风凛凛。

金光正旺之际,突然敖烈公子惊呼:“不好,大圣小心!”

平素一派淡然的敖烈公子竟然如此失了方寸,我心下不安,朝那边望去,只见那妖怪从怀中掏出一样物什,不知使了个什么法术,金箍棒周身的金光瞬间敛去,一面变小,一面直向那妖怪的方向飞去,大圣踩了筋斗云就去追,却见妖怪一抬手,露出手中的物件来,是一只黑色的锦袋,不过巴掌大小,大圣还未攥住金箍棒,就见它嗖的一声钻入锦袋中。

 

我没料到大圣此番竟然会吃亏,那妖怪看着文秀的很,出手竟如此凌厉,一招就收了大圣的金箍棒。我心中慌乱一团,却不敢出声打扰大圣,只能眼巴巴瞅着,不知他会如何应对。

此时,一同观战的敖烈公子语气担忧道:“不妙,寻常法器收不了大圣的金箍棒,这锦袋怕是有些不得了的来头。”说罢,抬脚走了两步,大约是要前去助阵。

大圣失了武器,抓抓头顶的乱毛,带着些怒气吼:“便是没了金箍棒,俺老孙也能轻松解决,白龙老老实实你护着小秃驴就行。”

敖烈公子听了,抬手一挥,在我周身筑起一道波光粼粼的水罩,说了句:“小师父莫怕,在下的结界牢靠的很。”随后便一个纵身跃到大神身侧。

大圣对峙中依然扭头朝我看来,我扯扯嘴角,努力露出安心的笑,他皱皱眉毛,又挥出一道金色的屏障竖在我身前,方才回身应战。

 

即便我一个凡界出家人,也觉出有些凶险,戏文里都说天神的法器威力无比,齐天大圣的金箍棒更是鲜有敌手,如今还未真正交手便被敌人收了去,理应是大大的不妙,却不知那妖怪的锦袋是何方神器。

大圣面上倒是一派镇定,拔了一撮毫毛再吹一口气,顷刻间一群身披金甲的分身大圣蜂拥而至。

我悬着的心有些放下,如此气势,那妖怪定然无招架之力。

大圣站在云头上,悠悠然命令道:“孩儿们,留他一口气便好。” 猴群听了命令,乌泱泱就朝妖怪打去,颇有气吞山河之势。

不料,那妖怪抛出锦袋,便如同无底洞一般,硬生生将猴群吸入其中。

大圣显然也被惊到,呲起犬齿,连尾巴都焦躁地晃了几晃。

敖烈公子上前,袖中带出滚滚海浪,兜头朝妖怪掀去,却顷刻间也被那神奇的锦袋尽数吸走。

 

那妖怪占了上风,却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,看也不看他们一眼,就又歪着脑袋直勾勾看我。

我正疑惑着,就见大圣急匆匆腾云而起朝我奔来,嘴里吼道:“离他远点!”

我见那妖怪果然朝我迈了两步,大圣的筋斗云顷刻间就飞至我身前,他倾身对我道:“莫怕。”

我点点头。敖烈公子也飞身赶来。我还未来得及开口,就见一阵海浪咆哮着袭来,大圣和敖烈公子没有防备,被卷出了不短的距离。

我偏头去看,竟是那妖怪将方才收进锦袋中的海浪又再次释放了出来。敖烈公子不愧是龙太子,海浪势如千钧,片刻后便将我身前的两道结界冲散。

那妖怪立在我身前,我慌乱去看大圣,却见他依旧被水浪困住,正奋力挣脱。

我只见那锦袋在我眼前一晃,便感觉身体一阵轻盈,面前的妖怪晃了两晃,随后便眼前一片黑暗。

依稀听见耳边响起大圣又气又急的咆哮声:“江流儿!江流儿!”


评论(5)

热度(11)